全球最美釘子戶!她「堅守老樹」甘願放棄生命 一住「就是738天」感動了全世界:人在做,天在看

有人為了一己私利,要全世界「陪葬」,有人卻為了一片森林,甘願放棄生命。

此刻,我想起那個叫「蝶仙」的女孩。



Advertisements

24年前,她以命相搏,救下了整片森林。

時至今日,人們依舊記得少女在天空中的嘶吼——

「殺了我,然後殺了她!」



Advertisements


1997年12月,露娜要死了。

電鋸轟鳴,群山震顫,太平洋木材公司伐木大軍殺入了加州最古老的森林——水源之森。

周圍97%樹木已被趕盡殺絕,遠遠望去,如土地上剜開的刀口,血流不止。



Advertisements

現在,輪到露娜了。

露娜是一棵1500歲高齡的古老紅杉,山民奉為神樹,喚作「Luna」——

月神的名字。

但電鋸不相信神話。


Advertisements

伐木者殺氣騰騰,一聲尖叫卻自人群傳來:

「TMD,樹上有人!」

在20層樓高的樹冠之上,赫然坐著一位少女。



Advertisements

「我叫茱莉亞·蝴蝶·希爾,你們想砍倒露娜,就必須殺了我!」

長發曳風,手扶枝葉,當天的新聞報紙稱她為——樹上的蝶仙。


Advertisements

1974年,茱莉婭出生在一輛貨車上,老爸是旅行隊長,老媽是露營鐵粉。

從小,一家人就開著貨車穿山越嶺,她在山嵐中見過晨曦,也在暴雨後數過寒星。



Advertisements

爸爸愛讓蝴蝶坐在肩上,漫步森林。

「女兒,人類不是上帝唯一的寵兒,這些大樹,是生命的長老。」小希爾抬起頭,看陽光在葉縫中碎成金沙。


7歲那年,茱莉婭在山中迷路,一隻蝴蝶卻停在指尖,陪她走出迷霧。

「它彷彿在說:『跟著風的方向,就能找到家。』」女孩回憶道。

回家后,她把蝴蝶當成了自己的名字。





蝴蝶長大成人,可在18歲那年,九死一生。

是夜,一輛醉駕卡車發狂撞上了蝴蝶的車尾,她的頭骨當場貫穿,血流披面。

但她活了下來。


「是一棵老樹救了你。」醒來時,媽媽跟她說。

車輛撞向路邊,一棵大樹攔腰折斷,抱住車頭,前面就是萬丈深坡。

身受重傷,蝴蝶在醫院足足躺了十個月才恢復語言和行動能力。



出院時,她吃力地說:「死而復生......我想去看看森林。」那是她的救命恩人。


「走進森林,風有了形狀,雨有了顏色,在這些綠色巨人身下,人類就像宇宙里一粒沙。」

蝴蝶抬頭仰望,光屑落在眸上,如兒時般暖。



最終,她到達了加州的水源之森。

這片原始森林,長滿了被稱作「活化石」的紅杉,老的已過千歲,少的亦有百年。

參天凌雲,綠蔭如浪,紅杉根深皮厚,連暴風山火都難傷分毫。


古樹為山民防風擋沙,涵養水源,飛鳥走獸,樂享其中,印第安人將紅杉稱為「世界爺」。

世界的智者,大地的長老。



「我走到紅杉樹下,像靠近一位溫柔的智者,風吹葉動,是古樹在愛撫一位幼稚的孩童。」蝴蝶在日記中寫道。

但她卻不知道,這些古樹,死到臨頭。



政府財閥早就買下了這片森林,伐木公司大軍壓境,毀林開荒。

這些紅杉,是最後一刀。


村民反對,伐木公司理都不理,有人爬樹抗議,斷水絕糧,熬不過2天。

人們早已絕望,遠方密密麻麻的樹樁,正如漆黑的墳場。


「森林死了,山泥和風沙就會毀掉村莊。」村裡的老人輕輕地嘆。

然而,在電鋸轟鳴中,一位少女捨命護林。

「露娜活了1500年,她做錯了什麼?」蝴蝶咬著牙:「我的命是大樹給的,現在輪到我守護她。」


但要守護一棵樹,談何容易?

第1天,伐木者在樹下揮舞電鋸,破口大罵。

蝴蝶用油布搭起帳篷,用餅乾勉強果腹,她懷裡抱著一本書——《樹上的伯爵》。


第2天,公司派人夜裡爬上樹冠,恐嚇襲擊。

幸好蝴蝶早有防備:「我準備了一把斧頭,誰敢動我,我就掄他。」


第4天,伐木者決定從旁邊的樹木砍起,圍剿蝴蝶和露娜:「看你能熬多久!」

蝴蝶的食物和水,越來越少。

第6天,公司叫來了一架直升飛機,盤旋樹頂,狂風把蝴蝶的帳篷撕成碎片。



彈盡糧絕,精疲力盡,蝴蝶咬著牙對著天空吶喊——

「殺了我,然後殺了露娜!」



村民們被少女感動,拿出乾糧、飲料、帳篷,趁著夜色潛入森林,用繩子送到樹頂。


可就在第二次補給時,傳來噩耗——蝴蝶的奶奶被抓了。

這位80歲的老人帶著乾糧,闖入森林,要保護她的孫女,卻被守衛當場擒獲。

老人託人給蝴蝶傳話:「別害怕,奶奶等你回家!」


蝴蝶流著淚,咬著牙,發誓守護森林,像奶奶守護自己一樣。

1個月、3個月、半年、一年......

村民用繩子輸送補給,為少女組織守衛,如一支森林的軍隊。


老人會指著遠方的樹對孩子說:「在那裡,有一個女孩,用生命守護著我們的村莊呢。」

蝴蝶搭建了一個堅固的樹屋,食物用品一應俱全,孩子們給她畫了一個彩色的蝴蝶,在風中振翅。



「白天在樹上看書,夜裡和月亮說話,我從不孤獨,有露娜陪著我,有森林陪著我。」



但人禍能避,天災難逃。

一場百年難遇的冬季雷暴席捲而來,狂風嘶吼,暴雨滂沱。

「短短10分鐘,樹屋便化為烏有,我抓住露娜的手,想到了死亡。」蝴蝶在回憶錄中寫道。



饑寒交迫,風吹雨打,蝴蝶體力已到極限,她抱著樹榦,流著淚:

「對不起啊,露娜,我可能沒辦法保護你了,我要死了......」


瀕死時,她出現了幻聽——

「傻孩子,你已經做得很好了。答應我,堅持住,為自己活下去......」

「別怕,我會托住你的,我們都會托住你的......」

暴風中,老樹在吟唱,如不死的詩。



蝴蝶,再一次活了下來。

人們為古樹「月神」的庇佑而驚嘆,企業也被蝴蝶的不屈所折服,甚至連伐木工人都扔下電鋸,送上食物。


738天,太平洋木材公司和背後的官僚金主,妥協、撤退!

蝴蝶,救下了這座森林最後3%的老樹。


落地時,人們將她緊緊簇擁,身後,林子吹來清爽的風。

「我猜,是露娜和我說再見。」蝴蝶笑著說。


如今,蝴蝶已經47歲,依舊孤身一人,為森林保護所奔走。

她曾探望老樹露娜,撫摸著樹底那一圈30cm深的刀痕,像撫摸一位傷痕纍纍的老人。


「萬物有靈,我們都是上帝的孩子,而樹木是人類的長輩。」

蝴蝶有了白髮,多了皺紋,她踏遍每一寸山野,講述每一棵樹的故事。


兩年前,她去到伐木工廠,那裡仍存放著當年被砍下的一些老樹。

蝴蝶走到木材前,像來到老友的墓前,淡淡地嘆了一句:

「蝴蝶老了,不知道還能保護你們多久了......」


耳邊,只有遠方森林的風聲——

「傻孩子,你已經做得很好了。」


居里想起導演阿拉尼斯·波索溫曾說過的一句話:

「當最後一棵樹被砍倒,最後一條魚被捕撈,最後一條河被污染,你才會想起,原來我們不能吃錢。」

森林無言,卻講述著遠古的故事。

大地有情,方容納了我們的存在。

可我們呢?
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