爽翻!日本學霸畢業「宅家10年」不上班不社交 生活記錄曝光後「網友們跪了」:一點兒也不廢材

從社會中完全蒸發,不上班、不上學、甚至鮮少出房門,自我封閉地生活著。

這樣一類人,在日本被稱為蟄居族,據統計,日本有超過100萬「蟄居族」,一般來說,人們印象中的蟄居族是這樣的。


Advertisements

房間雜亂囤積、垃圾遍地,每天癱在床上打遊戲、看動漫,精神生活被刺激感官的漫畫、遊戲、網路充斥,極度匱乏。


Advertisements

但有油管博主採訪到了一位特別的蟄居族——Nito Souji,他的確符合蟄居族的定義,避世獨居十年,拒絕外界交流,社交焦慮,不出門工作、每天都縮在自己的世界里…

而與此同時,他也是東京大學(日本第一、世界頂尖的大學)畢業的學霸,作息規律健康,奮鬥目標明確,有自己的理想,甚至是有計劃地去實現自己的夢想。


Advertisements

準確來說,比起普遍意義上的「蟄居族」,他更是一個主動逃避社交卻不懼怕孤獨,充分自律、目的明確、有能力一步步構建起自己世界的人

在一則以Nito為主人公的油管視頻里,記錄了他從起床到深夜的一天。

與絕大多數日本蟄居族不同的是,儘管在過去的十幾年裡,他基本上每天24小時都待在家裡,但他的生活非但一點都不髒亂麻木,反而過得十分規律有序,甚至感覺比社畜有幹勁多了,也開心多了。


Advertisements

早上十點,Nito準時起床。


每一個打工人看到這個起床時間,可能都會羨慕得流下眼淚,尤其是通勤時間巨長無比的人們,這份工作日睡到十點的安逸更是可望而不可即。

起床之後,Nito開始準備早餐,他的早餐也是十幾年如一日,但酸奶、水果、吐司等的組合,也很不錯了。

Advertisements


邊吃飯邊網上衝浪,現代人的「基本素養」。


拍著拍著還要給自己的橘子來一個特寫。

笑著抱怨「邊拍邊吃實在太有難度了」。

Advertisements


哪怕這個視頻只看了兩分鐘,都很難想象他在蟄居了十年之後,還能有這樣自如的狀態。

他蟄居的契機到底是什麼?

又是如何能在不與外界建立聯繫的情況下,保持相對飽滿的精神狀態的呢?


Advertisements

按理說,東大畢業相當於拿到一張金光閃閃的通行證,找到好工作不成問題,但即使是學霸,也有無法應對的事。

「我喜歡紀錄片,所以投簡歷給電視台和製作公司。但我實在是不喜歡日本的職場文化以及職場人際關係。

在找工作的時候我就開始焦慮,實在不想給日本公司工作。

所以哪怕我被這些公司拒絕了,我也沒太放在心上。」


聽完這段話,幾乎可以想象一個頂級大學畢業的天之驕子,在求職時無法接受日本職場規訓的樣子了。

找不著工作,尤其本來也不想找,Nito乾脆就不找了,他當時覺得,自己的使命應該是創造性的寫作。

「我當時就想…OK,我沒能找到個好工作,那不如趁此機會,去體驗一下其他不同的工作,然後把這些經歷作為我的寫作素材。

我要辭職,靠寫作養活自己!


看得出來他當時就是個心比天高的優等生,從來沒有被社會毒打過。

漸漸地,他開始明白過來,他想寫的東西根本不是市場想要看的。

「我試著擴展自己去適應市場需求,但我並沒有那麼才華橫溢。」

他曾經寫過一篇完全抒發自己想法的小說,一點沒考慮市場,當然…撲街了。


不考慮市場是萬萬不行的,在被現實「毒打」之後,終於,他悟了!

光靠寫作是養活不了自己的,至少在當時那個階段不可以。

但無論如何,他都希望能夠靠自己的創作活著,這可能就是學霸的自尊心吧。

於是他選擇了另一種創作形式——同人(Doujin,指自行出版、獨立供應的漫畫、遊戲、動畫等創作),簡單來說,就是寫文實在沒出路,他棄文從漫了。


就這樣,東大畢業的Nito沒找到工作,也沒實現小說家夢想,就開始回到老家學繪畫,成為同人漫畫創作者。

「我在家鄉沒有朋友,又感覺要儘快實現財務獨立,很羞愧,根本不想出門。」

就這樣…他成為一個蟄居族。

根本原因可能還是出於一事無成、生活一切還要靠姑姑養的羞愧。


所以他搬到了姑姑的一套公寓里獨居,天天窩在家裡學繪畫,他的終極目標是賺錢,那畫什麼最能早點完成經濟獨立呢?

「雖然這麼說有點尷尬,但其實80%的職業同人創作者,都在搞黃。

在日本,搞黃創作者相對來說能夠被接納,或者可能就是假裝他們不存在。」

「所以我也加入了搞黃的行列。」


對於Nito來說,這已經是將近十年前的事了,他直言自己的繪畫其實並不好,不過從他給出的作品來看,大多數人會覺得還挺好看吧。




而且Nito搞黃創作的成就相對來說要比寫作高多了,他在畫同人漫的那幾年,還通過網上分銷商出版了兩本書,一共賣了兩千本,凈收入達到93萬日元(約252000新台幣)。

雖然比起幾年的投入,這樣的收入不算什麼大錢,但有了這樣的基礎,就距離經濟獨立又近了一步。

不過搞黃對Nito來說,並不是什麼好玩的事,也不是他的人生意義所在。


再加上2015年他的第二本書銷量不太好,所以他也就沒想著繼續干這行了

正好當時「虛幻引擎」(一個實時3D創作平台)免費開放了,Nito決定再轉行。

去做遊戲開發,人生的最後一搏!


開發遊戲和寫作、漫畫很不同,隔行如隔山,不僅需要提高專業技能,而且關於遊戲的開發基本全程要用英語,橫亘在Nito面前的大難關還有語言問題。

吃完早飯之後,他就開始坐在電腦前,刷新聞、看遊戲論壇、查看郵件…以及最重要的,開發他正在做的商業遊戲。


從2015年決定做這件事開始,五六年的時間裡,他一直以開發遊戲為生活重心,日復一日地重複著機械的日常。

早上十點起床,吃早飯,瀏覽新聞,查收郵件後,開始開發遊戲,中午草草吃個午飯,接著開發遊戲。

晚上七點半,就是他的鍛煉加學英語時間,鍛煉半小時,吃點小零食,再接著肝工作,最後十點再吃點晚飯,一天就這樣充實地過去了。


就像他可以從頭學漫畫一樣,他也可以一點點地攻克開發遊戲所需的一切。

探索未知領域從來都是一件艱難的事,Nito也並非不覺得這件事有挑戰性,

「確實很難很有挑戰性,但我覺得也很有回報。」

「你可以應對新的挑戰,創造自己的藝術作品,這才是我想要奉獻一生的事業,而且我也沒其他退路了,遊戲開發是我的最後一條路了。」


同樣是蟄居,相比起那些縮在房間里、靠啃老為生的蟄居族,Nito這樣多年來為了夢想幾乎苦行僧式地學習和工作,太不一樣。

油管博主去年採訪他時,他的遊戲已經快要完成,這是他五年來的第一部商業遊戲。

遊戲主角就是蟄居族,而主角的敵人是社會上的其他人,無論是擔心他的人,還是嘲笑他的人,總之是所有想把他拉出房門的人。



玩家則要保護主角,不讓其他人得逞,必要時打爆其他人的頭。

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無論是蟄居族主角,還是保護者玩家,都是Nito自己的一種內心投射。

因為他既是避世獨居的蟄居族,又能夠保護自己、堅定自己的生活方式。

保護主角的玩家

去年Nito開發的遊戲接近尾聲,預購收入已經達到了3.4萬美元(約99萬新幣)。

採訪他的油管博主問他,要是這款遊戲成功了你有啥打算嗎?

他的回答是,「我想要環遊世界,見識一下各地的遊戲開發,有一些其他的遊戲創意,需要和其他人合作完成,比如程序員和藝術家,

所以我想和其他有才華的人建立聯繫,組成一個開發小組。」


當然了,這個籌備了五六年的遊戲也很可能遭遇失敗,Nito也不是沒有想到這一點。

如果不成功的話,他的備用計劃就是,以自己開發的這個遊戲作為簡歷作品去找工作,希望能找到遠程的工作。


不管這個遊戲成與不成,他都沒有虛度這五六年,每一天都在學習在充實自己,曾經他英語不好,專業不行。現在他已經能流利地用英語交流,能獨自開發遊戲了。

而這些,都會成為他的資本。


雖然他獨居的生活很清貧,沒賺多少錢,過得像苦行僧一樣,但他每天都能感受到自己在一點點進步,專註做想做的事情,這樣的快樂更重要。


「我的目標是每天只做一些值得做的事情,所以對我來說,過去十年比在外面工作要愉快得多。」

「在過去十年裡,我能夠創造出我想創造的任何東西。所以即使有困難、掙扎,我依然喜歡這樣的時光。」

最後,Nito被問到了一個比較私人的問題,那就是「你有過覺得孤獨的時候嗎?」

「可能聽起來會有點奇怪,但我並不這麼覺得孤獨。」

「我覺得我也不是那種厭世的人,只是單純不覺得孤獨。」


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,不用去理會外界的各種規則束縛、紛紛擾擾,

又有極強的自律和行動力約束自身不斷進步,規劃好一切,

清晰地明白自己這輩子就是要搞創作,即使是機械的重複性日常,每天能從事熱愛的事業也會覺得充實快樂吧。

Nito的遊戲封面

這樣的生活方式確實不是人人都能效仿的,Nito在東大畢業後沒有找到工作,沒有存款,回到老家從頭開始學漫畫。

從開始畫漫畫到2014年第一本書賣出盈利,這中間四五年的時間裡,完全是依靠家人的接濟。

最初是姑姑給他錢,然後又讓他住自己的房子,不用交房租,即使後來賣漫畫賺了5萬多,恐怕也很難支撐起他所有的生活開銷,可能時不時還要家人接濟。


所以,能夠隨著自己的心意自由追逐夢想、並且有能力去一步步完成夢想是很好,

但維持這樣的自由,光靠本人意志往往是不夠的,金錢、自律、上進、耐得住寂寞…缺一不可。


編輯精選推薦 More +